各种约稿,各种淡定

去年夏天,参加了两个国际会议,此后便有一种信息被公开的感觉,各种会议和期刊约稿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有的是直接邮寄平信,有的发Email,更有甚至直接给我发短信,真是难为那些组织者了。不过这些并不算是约稿,我的第一次约稿经历,是《旅游世界》杂志邀请我写一篇三五千字用以介绍黑龙江历史和闯关东的文章。而这也是我第一次用“长河”这个名字在正式出版物上发表文章。而那次,我一时兴起,写了一万字,后被编辑摘编成两篇文章在同一期杂志中刊发出来。

从本科开始,到读研期间,有幸能参与若干次老师的教材编纂工作,受益匪浅。至今东林土木学生手中的某本教材上,还能看到我的名字,搞得在校园里屡次有同学问我“老师好”,这真是情何以堪啊。去年夏天铁道出版社向我约稿,出版一部ANSYS方面的教程。当时,对于硕士在读的我来说,这未免有些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嫌疑了。如今,这本ANSYS教材或许会在未来的不久,在另一家出版社出版,不过我不会是第一作者啦,Hold不住场面啊。

同时,朋友们可能会在明年的某个时间,看到市面上销售一本署名“长河”的文学专著——这绝对要卖个关子,一个工科男写的专著,还是文学的,能是个什么样子呢?我也不清楚,但凭借类似的作品,找机会进入作家协会一类的组织,还是挺向往的。

刚刚收到一封邮件,来自美国的一家出版社。他们看到了我曾发表过的一篇英文文章,觉得还算不错,想邀请我参编一本有限元教程。如果我参加的话,这将会是我首次参编英文论著,还是很有意义的。但最近实在事情太多,只好暂时放下,日后再议。

其实,我更享受知识增长的过程,至于写书,耗费的精力太大,而且总觉写得不好愧对读者。自己本身没什么积累,难以写出精品,还是抽空多读书来得更实惠一些。

长河

说不定我这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而且是一条大长河

8 条评论

  1. @marain 嗯,约稿只能是有选择地参与。我倒不怕寂寞和贫困,关键就是写的不好,自己先闹心了

  2. marain

    就约稿而言确实有些麻烦。
    专业类书首先要有时间和精力,其次要有耐心和细心,然后就是耐得住寂寞和诱惑(贫困),最主要的是兴趣!
    至于质量和水平则受各方面限值,难免不齐。

  3. @长河 有总比无好。

  4. @虫虫 过奖过奖,还差得远

  5. @土木坛子 额,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书

  6. 虫虫

    长河兄,你也太给力了哇,

  7. 景冬

    师兄给力!

  8. 这影响力真不小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各种约稿,各种淡定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