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女博士”

1月16日的广东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罗必良参加分组讨论时说:女博士在上大学时不找对象,是很大一件事。他打了个比方:“女孩子是一个产品,卖了二十几年,还没把自己卖出去。从恋爱角度讲,读博士不是个增值的事,是贬值的事。”

罗必良何许人也?1962年10月生,湖北省监利县人,博士,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他在生态经济、区域经济、制度经济及农村经济组织等领域作出了创新性贡献。曾获广东省优秀中青年社会科学家、广东省思想理论战线“十百千工程”省级学科带头人、广州十大杰出青年、第七届中国农学会青年科技奖、第三届广东青年五四奖章等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这是百度百科给出的答案。

作为博导,罗老师不知道这样的话私下里开玩笑还好,公开场合发言是要犯众怒的么?于是“女博士缺爱”论就在坊间讨论开来。20日下午,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博导王宏维邀请来自广外、华工、华师、中大等高校的近50位女博士、女博导及女性话题关注者,在华南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罗必良的有关言论。与会者普遍认为罗必良的有关言论缺乏严谨的科学根据,甚至有违反相关法规的嫌疑,罗必良应该为此致歉。

新闻说到这里,可以告一段落。看过一些报道,如《女博士“卖不出去”是个伪问题》、《广州多位女博士、博导反击“女博士缺爱”论》、《女博士反驳委员言论:女博士是非卖品不愁无郎君》、《千万别妖魔化女博士》等等,看上去是针锋相对,大有把罗老师吃了的意思。但是稍一思考,是不是会有其他的逻辑呢:

有多闲?

读博的人,无外乎认真学习的和混学位的,无论是哪一类,要么忙着搞学术,要么忙着搞关系,有多少人真会闲到为这件事专门开会、研讨、发声明?真正关心女博士婚恋问题的,大概不是女博士群体本身,正在犹豫是否读博的女研究生,或者担心女学生放弃学业的老师可能才是这场论战的主力军。

情感与学历有毛线关系?

“高分低能”这个被商家炮制出来的广告用于不知道坑害了多少无知少年,事实证明“高分高能”与“低分低能”才是更加普遍的存在。一个人在学业上有所成绩,至少说明其有一定的学习能力,以及是聪明的。的确,在高校里学习的知识肯能不能直接用于工作中,但通过良好教育练就的获取知识、掌握知识的学习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本领。各个教育层次的人我都接触过,从交流的难易程度来看,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明显在沟通时候的理解能力就会强一些,几乎是成正比的。至于有人说女博士因为学习多了,就傻到不会找对象,这个笑话也太冷了吧。

博士只是一种职业

绝大多数人对博士的生活完全不了解,就主管臆断——这绝对是许多国人的共性,就好比经常听到别人跟我说“真的好喜欢你做的网站,我已经关注好久了,可以给我讲一讲你们是从哪年开始做的么?”类似这种事,只回复过去“呵呵”就可以了——对方要么是敷衍要么是智商不够,白底黑字放在那里就是不懂阅读的。

读博可以算作是一种职业,从业者虽然说是有寒暑假和法定假日,但几乎没听说谁能按时放假的。想业绩突出一些就要比较卖力,平均每天工作在10个小时以上吧,没有加班的概念,自从入学就时刻想着发论文、出成果,否则别想毕业。每个月的补助费很少,基本上能有出去工作的同学的二分之一就很不错了。更关键的,是要做有创造性的工作,必须与世界上其他同领域的学者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才能继续自己的学术生涯……

每当遇到有人向我表达对博士群体的羡慕之情,我给他摆出上面的事实,往往都变成了同情。

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找到另一半的人很多很多,有社会的原因,也有自己的原因。想找的自然会反思,看热闹的才不嫌事大,真正受影响的都是不去了解真相的懒蛋,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好。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来源:十千牛,文章地址: http://10kn.com/nvboshi/

欢迎关注十千牛微信公众号

说不定我这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而且是一条大长河

3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