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西南交大教授刘成龙:搞科研别指望”岁月静好”

科研日志 8个月前 (02-04) 12 人围观 0

看到了这篇报道,对刘教授非常钦佩,在这里转载一下,向前辈学习

四川日报记者:张守帅,原文地址

个人名片

刘成龙

西南交通大学地球科学与环境工程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研究领域

主要从事测绘工程(包括精密工程测量、变形监测及其数据处理、高速铁路精密测量理论与技术等)的研究与教学

科研成果

参与编制高速铁路工程测量规范,主持省部级科研项目10余项,主持各类测绘工程科研和应用项目60余项

他的高峰

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颁布,刘成龙参与的“高速铁路轨道平顺性保持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他的转身

就在道路与桥梁测量研究成就斐然时,他突然从零起步转向高速铁路精密工程测量研究,与德国技术正面交锋

他的低谷

在人生意气风发时,他突患咬肌痉挛,面部损伤,甚至被“剥夺”了讲课权利

刘成龙教授的春节过得无比安静,躲在书房整理论文,沉浸在思索带来的乐趣中。只是,拜年短信和电话时不时打乱“节奏”。亲友们祝福,也必须祝贺。不久前,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颁布,刘成龙参与的“高速铁路轨道平顺性保持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55岁的他是个传奇人物。虎门大桥、杭州湾大桥、广州黄埔大桥、北天山隧道……国内一系列创纪录的特大型桥梁、隧道背后,都有他的身影,而就在道路与桥梁测量研究成就斐然时,他突然从零起步转向高速铁路精密工程测量研究,与德国技术正面交锋。

他是个励志榜样。作为高考恢复后的第三届大学生,他很早考取了研究生,就在人生意气风发时,他突患咬肌痉挛,面部损伤,甚至被“剥夺”了讲课权利。他没有沉沦,反而用不断迸发的才华,诠释青春。

巅峰期另择他径到陌生领域对话世界强者

刘成龙在高铁工程测量领域的研究,称得上“十年磨一剑”。起点在2007年下半年,那时他突生一个强烈愿望,要投入到全新研究领域,哪怕与此前的成果“再无瓜葛”。“一方面看到了新趋势,另一方面自己喜欢挑战。”刘成龙说,他当时判断高铁建设将迎来高潮,有很多研究空白亟待填补。

一位德国专家曾表示,离开精密工程测量技术,中国高铁不可能取得成功,而这些技术正掌握在德国人手中。他常拿这句“刺耳”的话,激励自己和团队。“高铁使用无砟轨道板,一块一块现场安装,精度要求极高,与设计位置相比,误差必须控制在正负1毫米以下。”精密测量在工程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国内同行攻坚克难的研究,起步比我们还早一两年。”刘成龙说,尽管起跑线上慢了几步,但自己“竞赛”的精神十足,“除了上课,随时都在苦思冥想。”

如何在1公里内精准定位32个CPIII控制点的三维坐标?他带着六七个硕士研究生,边研究理论边实践,熬夜奋战在学校的试验线上。

不到半年时间,刘成龙交出CPIII轨道控制网测量技术研究成果,设计出国内第一套CPIII控制网外业数据采集软件和内业数据处理软件。

刘成龙坦陈,最初的研究向德国人“取经”、消化吸收,但随着研究深入,他们展现出从追赶到超越的气势。“你可以用德国的软件,却不会知晓他们的原理。”攻克高速铁路轨道基准网技术难关时,有自己推导的数学模型得到的测量结果有时精准,有时又总比德国技术存在0.1毫米-0.2毫米的误差。

团队一筹莫展。他带着学生们散步,忽而“灵光乍现”,提出把数学模型中的四参数改为三参数,由此成就了高铁测量研究的里程碑式成果,“大伙兴奋地吃了一大盆螃蟹。”“轨道铺设出来是否真的平顺,当时仅有德国和瑞士生产的轨检仪可以测量。”刘成龙与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开展校企合作,探索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化设备的实现路径。“课题经费只有7万元,大家还是干劲十足。”就是这样,团队最终找到一条与外国不一样的路径,将测量成本和时间大幅降低。他主持的“高速铁路精密工程测量成套技术”,在2013年被授予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不向命运低头拼命三郎逆转人生低谷

有人对刘成龙说,“你的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如果封锁起来,恐怕早就是亿万富翁了。”他淡淡一笑,“这事不后悔,研究过程是最好的课堂,学生们成才了,我不辱师德;我获奖了,说明在更大范围内对国家作出贡献,也活出了价值。”

刘成龙不一般。1990年,他在西南交大获得硕士学位,正当在深爱的讲台施展拳脚时,不幸患上了咬肌痉挛。“痛得说不出话,面部也发生了改变。”刘成龙被调至工程测量实验室,负责管理和维修仪器设备,人生“急转直下”。
他个性强,不甘“平淡”如此,总想折腾出“大事”。他管仪器管出了水准,所在的实验室是西南交大实验室管理的楷模,创建了西南交大测绘仪器检测中心。

其实,早在2001年,刘成龙就已与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牵手,“虎门大桥建设成套技术”中有他测量奉献的智慧。“它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特大型悬索桥,学校一位老教师研究控制测量课题,没人愿去现场守着,我顶上去了,一待就是四年。”

在虎门大桥,刘成龙收到一个“指令”和一个“笑话”:“一定要确保自然合龙,允许误差1公分以内;如果有高程错位,别指望用大象去压平。”

他住在一座光秃秃的小岛上,没有任何植被。走在太阳底下,热,住进牛毛毡房,依然是热。一周上岸一次,那是最开心的时刻,可以与家里打电话联系了。那时仪器设备差,读数全靠人工,刘成龙一丝不苟,出色完成了任务。

测量研究要出成果,离不开参与特大型工程,对于这种苦差事,他乐此不疲,当上了拼命三郎。

世界第一长桥、亚洲第一特长山岭铁路隧道、国内第一长悬索桥……刘成龙带着团队不断攀越高峰,也创造了自己的人生高峰。

无愧“师者”尊称锻造出一支强大科研团队

工作多年,获奖无数,他最看重一个奖——学校十大最受本科生欢迎的老师。学校首次评选最受欢迎老师,他得票量第二,排名第一的是位教计算机公共课的老师。

刘成龙独立讲授8门本科课程,在他课业安排最多的十年间,年平均教学工作量达287学时。如果一学年按38周计算,每周要上7.5节课。

令学生杨雪峰惊叹的是,刘成龙上课不带课本,从头到尾板书,“知识点早已烂熟于心,讲课幽默,娓娓道来,到座率高。”他极少调整授课时间,为不爽约学生,有时外出开会连夜坐飞机赶回,次日讲完又飞过去。

刘成龙格外注意细节。他带着学生们搞科研攻坚,会亲自送饭、端饭;他亲力亲为,现场有重的仪器,自己提着走在前面,不要学生援手。

杨雪峰毕业后留校,与刘成龙相处时间最长,他对老师的评价是,“如师如友,如父如兄”。他带研究生,先帮着做人生规划,根据学生的志向培养。“他们找到我,就是为了学本领。”刘成龙不把研究方法藏在肚子里,对学生倾囊相授。

他在高铁测量领域取得的硕果,是和研究生们完成的。他常讲,要向学生学习,教学相长。他懂得如何发挥每个人的长处。

杨雪峰编程水平高,郑子天数学建模能力强,杨友涛善于处理数据,他把这些经验不足但富有创造力的研究生捏合在一起,锻造出一支强大的科研团队。

“我是摘桃子的,他们才是幕后英雄。”刘成龙如此谦虚。

“回过头看,2007年转向高铁测量研究,是一次冒险。”55岁的刘成龙没打算今后要过上“岁月静好”的安稳日子,在科研上他仍不知足。

春节前,他与杨雪峰长谈,讨论如何实现轨检仪的快速化轨道测量。“实现起来很难,但出来了就是了不起的成果。”
他看着干劲十足的得意门生,不禁想到年轻时的自己。他搞科研的冲劲又来了,春节干脆躲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