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鲜果。。。

2014-11-16_114203

毫不掩饰,我是一个RSS技术的忠实粉丝,无论是当年它风风火火的时候,还是在Google Reader、抓虾、鲜果纷纷倒下的今天。

我曾写过多篇文章(戳这里)来论述RSS作为一种“新兴的阅读方式”(在2009年前后的确是“新兴”产物)的种种优点,一时间RSS成为极客们的必备品,我的一片写RSS在学术圈中应用的文章还获得了“首届科学博客大赛”的优秀奖……

原本是看起来大有前途的工具,缘何今天混得如此尴尬的局面呢?

作为一款阅读工具,我想它的命运大概和大众的阅读习惯变化有关。

阅读是人类获取知识最主要的方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阅读的媒介也逐渐在进步,从古代的龟甲、竹简、丝绸,到纸张,再到今天的各种电子屏幕,总体上的趋势如下:

  1. 信息承载媒介的便携性越来越强;
  2. 信息容量越来越丰富;
  3. 信息媒介对读者的分流越来越明显。

对于读者分流,例如喜欢买纸书的人大多除了获取知识外,内心对“书”这种物体的存在感比较敏感,认为这样可以“与作者交流”;喜欢看电子书的人,大多是对便携性要求很高……

那么RSS适合那些人呢?对网络软件基本操作很熟悉,经常需要从多个信息来源或许知识的人——2010年前后的大批博客作者就是RSS阅读器用户的主力军——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博客消沉之后,RSS的活跃度也同步大打折扣了。

然而,我还是那句话:真正应该用好RSS工具的,其实应该是科研从业者们,理由是科研工作者需要经常关注某几个领域内的最新文献信息,杂志千千万,若是每天都去检索一遍,这一天也就不用干啥了。

所以,我想如果RSS阅读器能够根据关键词,自动搜罗各学术期刊的订阅源,进而通过历史数据的功能提供某个领域的研究发展情况分析,应该可以摆脱如今大多RSS服务商无法盈利的困局。

话说这次鲜果放弃了阅读器服务,心里顿生一股凄凉,如今国内的RSS在线阅读器已近全军覆没(那个有道阅读貌似早就不太好使了),这对RSS的国内用户普及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

P.S. 1

话说我跟鲜果多少还有点渊源,2010年去背景开学术会议时曾去中关村鲜果网办公地点参观,附上我和当时在鲜果担任编辑的Lorna的合影:

00322

话说,那个时候我可是一个标准的,从工地刚回来的,黑黑的死胖子。。。。。

P.S. 2

和一些朋友聊过“浅阅读”,我的看法是,这种降低门槛的方式,让一些原本不喜欢阅读的人开始看文字,是个不错的进步。但这不意味着“浅阅读时代”,因为总是有一些习惯于复杂思考的人,喜欢多看一点东西。我喜欢博客而不是微信朋友圈的原因,主要是可以自由链接资源,以及强大的站内文章检索功能。

P.S. 3

关于如今怎么选择国外的RSS阅读器,我就不赘述了,推荐一篇文章:《在线RSS阅读工具汇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