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地震预报失误要坐牢

意大利的地震学家倒下了,这不只是他们的倒下,同时也是科学界的悲哀。

意大利是一个习惯于制造悲哀的国度,比如我们课本里的哥白尼。。。昨天在央视新闻频道里看到科学家被送进监狱的消息,非常震惊,这个事件可能会对地震研究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来龙去脉

2009年4月6日,意大利中部城市拉奎拉发生6.3级地震,导致约300人死亡,6万人无家可归,损失惨重。

官方认定:地震发生前几天,拉奎拉发生多起相对较轻的地震,而科学家们会商后判断“不大可能”发生强震,呼吁居民“不必担心”,没有建议疏散——由此造成了民众没有针对地震做出有效预防措施。

“出事儿”的科学家多为业界权威,他们是:

悲催的科学家
悲催的科学家
  • Franco Barberi, head of Serious Risks Commission
  • Enzo Boschi,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Geophysics 国家地球物理和火山研究所前所长恩佐·博斯基
  • Giulio Selvaggi, director of National Earthquake Centre国家地震中心主任朱利奥·塞尔瓦吉
  • Gian Michele Calvi, director of European Centre for Earthquake Engineering欧洲地震工程学中心主任吉安·米歇尔·卡尔维
  • Claudio Eva, physicist
  • Mauro Dolce, director of the the Civil Protection Agency's earthquake risk office原“重大危险预测和预防全国委员会”成员多尔切
  • Bernardo De Bernardinis, former vice-president of Civil Protection Agency's technical departmen

他们要面临的是:除分别入狱6年,七位被告人需要向幸存者和居民赔偿大约900万欧元(约合1170万美元)。依照意大利法律,被告人有两次上诉权利,其间不用入狱。

多方争议

这注定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宣判:

民众认为,地震没预报成功是科学家的责任:难者家属阿尔多·希米亚说:“我们无法称它是胜利……不管大家以什么方式审视,我挚爱的人不会再回来。”当地居民奥滕斯的妹妹在地震中丧生。他告诉法新社记者:“我们不想报复,这些人(被告人)也有家人。而知道有人为误导我们而付出代价,也算是一种安慰。”

检方引用一些科研人员的观点作为支持:一个地方发生数十次小规模地震是强震的“典型前兆”,而被告人判断那属“正常地质现象”,低估拉奎拉再次发生强震的风险,提供“不严谨、不完整且自相矛盾的信息”。

全球科学家则一边倒的声援七位被告人:5000多名科研人员向意大利总统乔治·纳波利塔诺致公开信,批评诉讼结果。美国科学促进会地质学家布鲁克斯·汉森说,“意大利经常发生小规模地震活动,绝大多数没有触发强震。如果地震学家每次都发出警告,会导致大量误判和民众恐慌。”欧洲地质学联合会地震学部门主管夏洛特·克拉夫奇克说:“所有科研人员都受到震惊……这不是把地震学而是所有科学都送上审判台。”英国牛津地球科学专业科研人员理查德·沃尔特说,案件涉及对科学的错误传递,“科研人员给出慎重、合乎科学的信息,我们不应当把他们送进监狱。我担心它会阻碍其他科研人员就自然灾害提供建议,以帮助社会。”

Wania dell Vigna律师:“They were not expected to predict the earthquake, but they were expected to alert people to the risks.他们并不期望预测地震,但是他们希望能够提醒人们有危险”

下面是央视的视频报道:

视频地址

带给我们的思考

这条新闻可能会像一块巨石投入水中,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波澜。

1.首先,地震是不是可以预测的?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唯一确定的,是地震本身随机性非常大。有的专家说地震不可预测,也有的说强震会有明显征兆。但有征兆和地震之间是否有那么密切的联系,或者说,地震预报的范围是不是我们可以接受的,从目前人类科技发展水平来看都难以给出圆满答案的。

2.如果专家手中的数据是大震,却预报成小震,那就是失职,应受惩罚。但就这个案例看来,专家们还是根据数据得到了一个当时他们比较认可的结论。要知道,任何预测都不可能百分百准确,检方完全可以调取当时的分析数据,邀请第三方研究机构进行评估,但新闻中没有提到评估的内容。

3.如果这种做法被其他国家效仿,会产生两种恶劣效果:要么没有人再敢说话,干脆就不预报了,任凭地震破坏去;要么预报的时候偏保守估计,往大了说,人们在不断的预警中疲惫不堪。这哪一件是与促进抗震技术发展有关的?

4.此外,我国还面临更大的压力。一方面,民众抱怨公共安全保障不利,另一方面却在自己亲手做增大风险隐患的事情。比如大跨桥梁上用于健康监测的传感器设备,几个月的时间,外露的导线全部都会被路人拔掉;设置在地震多发区的台站,只要看得不紧,试验记录设备都会被村民们顺手牵羊。他们做这些破花,有的时候只是好奇,即便卖钱也就只能是废铁价。但对科研工作者来说,损失的不只是数以十万计的试验设备,更重要的是损失了监测数据,从而无法对公众安全做出客观判断。

所以,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谁该为公共安全负责?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来源:十千牛,文章地址: http://10kn.com/failing-earthquake-prediction/

欢迎关注十千牛微信公众号

说不定我这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而且是一条大长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