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电池回收十年之路

11月上旬的一天,我在收听南京一档广播节目的时候,偶然听到一个听众提建议的环节。一位女士提出,在她生活的小区里缺少电池回收设施,她虽然有环保意识却没有施行环保的条件,自己积攒的废旧电池不知道放在何处。而电台主持人此时也无奈地说道“南京从未有过电池回收的项目”。

提到电池回收,不禁令我回想起十年前,哈尔滨的一场声势不小的环保运动。那时候我在上高中,印象里是晚上常常听到电波里东北林业大学绿色使者志愿者协会和哈尔滨工业大学绿色协会的负责人做关于环保方面的宣传,其中两个重要的项目就是“废旧电池回收”、“减卡救树”。尤其是电池回收,电台里宣传的是哈工大的科研团队正在研究如何从电池中回收重金属,减少环境污染的同时还能创造经济效益。

说实话,十年以前哈尔滨媒体推行的“环保攻势”比现在要猛烈得多,除了电台还有电视台经常播放关于电池污染环境的宣传片。在我2003年上大学以前,我见过的许多社区里面都已经设置了电池回收设备。上大学以后,在东北林大4号公寓和11号公寓门口,也都有一个四方的电池回收箱。而我也已经习惯将自己见到的电池都搜集起来,随后投入到回收箱中。但是2006年前后,发现寝室楼门口的回收箱不见了。为什么做了几年的电池回收工作之后,这样一件就这样戛然而止,着实令人可惜。

东林11#A电池回收箱

东林11#A电池回收箱 东林绿色使者志愿者协会提供

这个问号,直到日前才被揭开。12月3日,长河邮件采访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市政环境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尤宏老师,他给出了“如今为何不再进行电池回收”这个命题的答案:

有很多原因促使回收废旧电池的事情趋于平淡乃至中断,有技术的原因和社会的因素。

举例说明:

1、一个重要的原因,当回收的废旧电池最终送到环保部部门,却没有进一步处理的方法,将分散的污染源变成了集中的污染源。所以环保部门的官员更倾向于淡化这事;

2、常用的干电池在工艺上已经改进的很好,不含汞等重金属,一般认为不必回收处理(我们在90年代进行过汞回收的研究,日本早前也有相应的处理厂);

3、镍镉电池虽然污染较重且有回收价值,但已经被淘汰;

4、镍氢电池、锂离子电池污染较轻,但这两种电池是需要回收的。我个人认为回收处理的任务应由生产厂家来承担。

依稀记得关于回收废旧电池的话题我好像在地方电视台做过专题节目。那时含汞干电池还是我国的主流产品,镍镉电池刚刚进入第一次淘汰高峰。在那种情况下,全民回收是有意义的。但现在我认为需要回收的电池数量上并不很多(镍氢电池、锂离子电池使用寿命较长),而电池生产厂家或特定的机构回收、处理这类物质是合适的。

在与前东北林大绿色使者志愿者协会的成员刘辉同学交流的过程中,他提到如今回收起来的废旧电池没有进一步处理的渠道,而这也正是“废旧电池回收”逐渐淡出大家视野的主要原因。

一块小小的废旧电池,曾经在一定程度上对养成市民垃圾分类、培养民众的环保意识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可惜在技术革新之后,并没有新的回收材料可以取代废旧电池曾经的位置,也使得刚刚培养起来的环保意识遭遇损失。此时通过某个机构以回收电池为切入点,重启关于环保和垃圾分类的宣传,或许仍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长河

说不定我这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而且是一条大长河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电池回收十年之路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